首页 > 言论集锦 > 正文

弘扬正能量,激发创新活力
2018-12-08 10:07:15   来源:   评论:0 点击:

弘扬正能量,激发创新活力
《大清河回民支队》作者  李伍全
 
       一、我的初心
      我出生在河北省文安县大留镇,抗战时期是文新县四区区委所在地,从我记事起,这里就是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游击队和日伪军争夺地盘的拉锯地带。1940年初,日本军在大留镇建岗楼,又强占原县长李宗弼的旧宅作为伪军驻地。日伪军凶狠残暴,无恶不作,到处抓夫,驱赶百姓为他们挖交通沟、修筑公路。正在局势恶化之时,共产党领导的区小队队长肖树凯又叛变投敌,一时间,大留镇乌云密布,万马齐喑,好端端的一个抗战堡垒村,很快沦为日伪军猖狂活动的巢穴。当时我只有四五岁,日伪军的烧杀抢掠在心灵上留下了严重创伤,经常会在噩梦里喊出声来。
      中共文新县委派组织部长闵长城到四区搞统战工作,经过摸底,了解到大留镇的上层人物在恶劣的环境中屈从于日伪势力。闵长城选择没有劣迹并具有正义感的保甲长刘以庄和伪大乡乡长刘本忠,与他们二人拜为把兄弟,把他们从危险的边缘被拉到人民一边,从此大留镇的抗日形势有了根本性转变。县大队、回民支队相继把四区所辖五留镇、四李村、四富华等村庄列为堡垒村和县委根据地。
       由于我家是堡垒户,又是回民支队指挥部,我从小受到抗战思想的熏陶,对共产党、八路军、游击队有着特殊的感情,那些大哥哥、大姐姐们讲述的抗战斗争故事,我一直铭记在心。
        解放后我上小学、中学期间,课余爱看小说,有时通宵达旦,对《新儿女英雄传》、《荷花淀》、《战斗在大清河北》、《暴风骤雨》、《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等作品爱不释手,经常在课余时间给同学们讲述战斗故事。久而久之,联想到自己儿时在抗战期间亲历、亲见、亲闻的故事,萌生了写书的冲动。趁寒暑假之际,曾动手写作,因知识和阅历浅显,各种尝试都失败了。但是只有一条还是坚持了下来,就是只写故事片段,中间没有连接,几十年下来,积累了一大批素材。后来因为学业紧张,参加工作后长期工作繁忙,写书创作的梦想随着时间的推移,被深深地埋在了心底。
退休后我不甘虚度光阴,进了北京市老干部大学学习,一是学习书法,二是文学写作,我以习作的方式写了多篇散文、短篇小说,受到老师和同学们的好评。在学校的鼓励下,我参与编辑文学班《枫叶集》一书,从中学到了很多东西。《枫叶集》大部分是老干部的回忆录和文学作品,编辑过程中也激发了我的创作热情,文新回民支队的故事情节又在我心中萌动,开始了漫长的写作过程。
二、追求写实
       写实作品是我长期喜爱和追求的文学表达形式,要使作品具备史料性、文学性、收藏性、可读性,必须占有大量史料。我下决心走访了饶阳、河间、定州、雄县、文安、霸州、天津北郊区和献县马本斋纪念馆等地,走访近20座清真寺,访问了原回民支队老战士和他们的后代,查看各地县志和回民支队指战员的回忆录,行程4000多公里,历时两年之久,积攒了一大批资料。同时上网浏览、搜集对于有关回民支队抗日的一切网络信息都不放过。经过反复梳理,厘清了主人公和各类代表人物的出身、家境的来龙去脉。 
       在动手写作之前,先是列出详细提纲,然后动手撰写,坚持“真实、平实、翔实”三大特点,不搞花架子和时空穿越,关键节点使用地方语言400句以上,既接地气又活泼生动。回回民族在生活中使用的经堂用语,具有鲜明的民族特色,为表达各类人物的感情,做到惟妙惟肖,我在作品中审慎运用200多句,每句都做了注解,方便更多读者深刻阅读。
      《大清河回民支队》里的角色,不管是正面人物还是反面人物都有原型。正面人物绝大多数都是真人、真名。对于反面人物,为了不给他们后代增加包袱,大多数采用假名。当然,小说不是回忆录,允许在故事情节方面做些调整、形容、渲染,也允许符合历史背景的虚构。但每一个故事都可以追究到来源,都有根据和出处。
      关于《大清河回民支队》的名字有个演变过程,最初叫‘文新县五区回民小队’,队伍壮大后叫‘文新回民中队’、‘文新回民大队’,后来划归军九分区管理,对外叫:“军九分区回民支队”。几十年后,我到民族文化宫看望原回民支队政委马志新同志,那时他担任国家民委副主任,借机问他: “军九分区回民支队这个名子叫起来很绕嘴,也没有地域概念,怎么那么多年不改个名字呢?”他说:“这件事当时曾经向马玉槐同志建议过,能否改成‘大清河回民支队’?马主任只是说:‘名字就是个记号嘛,关键是干好抗日的大事,为广大群众谋利益。这支队伍从成立的那一天起,不管是在九分区还是在十分区的领导下,都可以跨地区执行任务。’由于当时领导没有给予肯定答复,这件事就放下了。”
       原来小说名字叫《大清河的枪声》,有人提出这个名字有些像剿匪抓特务的故事,没有突出回民支队的特点,所以还是按照马志新最早提出的建议改为《大清河回民支队》,看过初稿的同志们讲,这个名字既有地域概念也便于后代流传。《大清河回民支队》按照批准权限,曾报军委总政治部宣传部审批,他们经过严格审查,对该书给予高度评价,并建议出版部门尽快出版,对书的名字没有提出异议。
三、正面与反面
       在民族抗战的文学作品中,常常看到的只是正面的抗战情景,很少有表达反面的东西。就抗战初期政治形势而言,还有一小撮败类卖身投靠,他们与日寇狼狈为。《大清河回民支队》中有个反面人物叫刘思刚(真名叫刘世芳,霸州后两间房子人),他就是奴化教育学习班的学员,结业后回到霸州当了伪警察局科长,因罪大恶极,后被回民支队处决。在小说中引用了文安县大围河刘光庭阿訇讲沃尔兹时的一段话:“回回民族谨记自己是中国人,这片热土就是我们的祖国,热爱这片土地就是信仰和本分!我们恪守本分,勤奋劳动,也为国家创造财富,更向往在这片土地上享受平等、自由和幸福。虽然回回民族有大分散、小集中的居住特点,但仍与各兄弟民族共同生活在这片神圣的土地上,民族团结和包容是我们永恒的追求。那些怀着不可告人目的的另类人群,如北平的马良、刘锦标主张建立‘回回国’,肯定是背离信仰的举动,势必把回回民族引向歧途。当代中国四大阿訇之一的天津王静斋阿訇在《伊光》杂志上发表文章,痛斥回奸刘锦标的谬论,给我们以深刻启发。王静斋阿訇在文章中写道:自抗战以来,伊斯兰人最普遍的口号是‘救国就是救教’,‘国权一日不恢复,则宗教就增加一日的堕落’;他还鄙视地写道:‘学者一当汉奸,他那人格破产,他那学业就连带得一文不值了。’”
       冀中军区针对日本侵略军分裂中国的阴谋,迅速采取有力措施,把条件较好的十余县组织起来,成立“回民抗日救国会”,在河北省任邱县城刘家花园召开了冀中区第一次回民代表大会。刘文正、马玉槐等13人组成执行委员会,刘文正、马玉槐担任正、副主任,下设组织部、宣传部、教务部、总务部。后又在第二、第三次回民代表会上,增设冀中地区伊斯兰抗日先锋队。分区及各县设立 “回民抗战建国会”,由总会统一领导。从此,冀中地区的抗日武装像雨后春笋一样迅速成长起来。在冀中地区有以马本斋为队长的冀中回民支队、以刘震寰为队长的渤海回民支队、以马志新为政委兼队长的大清河回民支队、以金清波为队长的定州回民中队,各县还有不同规模的回民抗日武装。这些队伍逐步成为各地区抗日的有生力量,针对反动势力的气焰,武器的批判代替了批判的武器。
       1932年11月28日,鲁迅先生针对国统区上海回族请愿团说过这样一段话:“凡到了中华民族的紧要关头,回回人必有所动作,而这种‘动作’是顺应着中华民族进步潮流的,充分体现了回回民族追求真理、热爱祖国的爱国主义精神。”
四、坚持就是胜利
       最近有一本新书叫《天黑得很晚》,讲述当今社会人们过着和平安静的生活,吃穿无忧,加上医疗条件的改善,人的平均年龄大大提高,退休不是事业的终结,而是新生活的开始。随着科学的发展,可以想象,如果人的平均年龄到90岁、100岁甚至达到120岁,剩余的时间到底怎样安排,是每个人都要思考的问题。
       远的不说,近十年的状况已经引起大家的注意。我退休后进老干部大学学习,我八十岁是班里的中年人,88至94岁的老同志有二十几位,每次上课还在那里背诵唐诗、宋词呢!还有的退休后开始创业,办起了朝阳企业;有人原来喜欢音乐,就从简谱、五线谱开始学起,直到钢琴弹得烂熟;有人热衷于旅游,自驾游览祖国大好河山,还跑到国外开开眼界;也有的人在家颐养天年。人们之所以有那么多爱好和追求,仰仗身体条件的支撑,完全是这个伟大时代造就的。
       我本来学电气工程,在工厂当过技术员、工程师,后来担任管理工作,对搞工厂非常熟悉。改革开放后又调到外贸公司,一头扎在国际贸易事务中,在国外承包工程是我的特长。退休后本来应该接受聘任到一些大公司当顾问,但是我内心还是放不下儿时亲历亲见的回民武装抗战的故事,还有游击队老首长的嘱托,总想把它写出来,交给社会各阶层的年轻人,让他们知道新中国的红色政权确实来之不易。这种责任感好像是天生的,没有任何人催促我,只是自己和自己叫劲儿。老伴前几年得了一场大病,行动不便,我是吃喝拉撒睡全方位照顾,每天晚上11点把她打理好睡熟后,开始打开电脑进行写作,一般写到凌晨两点左右再上床休息。有时突发灵感,妙趣横生的故事情节出现在眼前,键盘不停地敲击,干脆写到天亮;有时写到触发感情的地方,眼泪就情不自禁地掉下来,甚至大哭一场,这是真情实意,我即便擦干眼泪躺在床上也无法入睡。我生病住医院期间,也忍不住会在刚刚拔掉输液针后,马上进入工作状态。前后用了一年半的时间,终于写出35万字的长篇小说《大清河回民支队》。
       我退休前大部分时间一直从事工程设计和工程施工,在文学创作上只是一个初学者,《大清河回民支队》之所以能够顺利出版,有赖于很多同志的帮助,特别是华夏出版社贾洪宝主任亲自担任该书的责任编辑,他敬重回民文化传统,也爱护老同志,对书稿的结构、文字、史实等方面都一丝不苟、力求精益求精。没有他付出的心血,这本书是不可能获得成功的。在这里对于帮助过我的同志表示衷心的感谢,对于今天参加座谈会的所有同志表示诚挚的问候。
 
 
 

上一篇:《大清河回民支队》读后感
下一篇:在《大清河回民支队》座谈会上的致辞


版权所有@廊坊市民族宗教事务局  电话:0316-5908217  邮箱:yijiaqin20133@163.com
地址:河北省廊坊市广阳区新华路86号  邮编:065000  冀ICP备14000785号-1